暮寒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枕风月www.ytwhz.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世界破破烂烂,小猫缝缝补补。

丈夫走后的第二天,时元就把缝纫机搬到家里来了。

做了无数次医生的马甲,时元都快衍生出裁缝工的第二技能了,不过技多不压身,

的身份敏感,也不好大大咧咧的去拜托别人帮忙,所以这些事情

诺伽走后不到四十八个小时,时元就开始怀念他了。

他一边勤勤恳恳的做衣服画面具,一边祈祷联盟和帝国不要打起来,纵然诺伽本事不小,时元也担心他在战场上被Nv1。一边忙活,时元还一边抽空吃饭,只是勺子刚进嘴巴又被挪了出来,时元嫌弃的皱了皱眉,诺伽不在,什么时候饭凉了他都不知道。最近本来就爱吐,再吃冷饭他不要命啦,于是认命起身,去厨房又给自己重新热了一遍。

回到缝纫桌前,时元先把热好的饭扒完,然后对着一堆凌乱的布料微微发愣。

明明以前也都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次这么难以接受呢?

诺伽不在,就好像身边有个位置被挖空了一样,到底有什么事值得诺伽这样的隐藏大佬兢兢业业扮演一个联盟小指挥官?时元不解,端起一旁的水杯咕嘟吸了几口。水和饭明明都已经下肚了,饱腹感却并没有多少,军部医生看过也说他没毛病,时元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只得重操旧业,出去打打野看看能不能恢复过来。此时的时元还不知道,他这种到处打野的行为,在同族人眼中,和小可怜出门讨饭没什么区别。

只是时元没有这个概念,他从小就离开了母亲,父亲也对他爱答不理,时元还觉得自己自给自足是个很牛逼的独立男性,只要能让身体舒服吃什么饭不是吃。而且丈夫不在家,时元还能更加放飞自我一点。

连夜赶制好“工服”,又大笔一挥画好了面具,时元才回了卧室睡觉。

平时诺伽在的时候卧室好像很拥挤,现在他走了,这里又变得有些过于空旷。

好在他走了也没多久,时元趿拉着拖鞋,一脑袋扑到了诺伽经常睡的那边床位。

埋在丈夫的枕头里深吸了几口,时元的呼吸才平缓了下来,没过一会,他就这样自顾自的睡熟了。一一然后就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傍晚。

再次醒来,时元有一种时空错乱感。

不用上班不用定闹钟,但他最基本的生物

应该在的啊,现在生物钟也彻底失效,时元看了眼手机,眼睛盯着日期的位置愣了愣。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他是不是真的傻了,最近一段时间能吃能睡还多愁善感,精神力还时不时的给他出个毛病。

不能再等待下去了,他需要立刻行动,出门,找他的辅助代餐!不然等诺伽回来一吃醋又什么都干不了了!为了防止吞噬普通精神力再次造成呕吐,时元决定还是去找最开始就瞄准的那个人。

他收拾好难以言说的复杂心情,开车直奔花店附近的公园。

时元曾经在这里偶遇过阿芙罗,他知道阿芙罗偶尔会来这里寻找微笑医生

临下车前,他搓了搓手臂的汗毛,对阿芙罗,他更多的是逃避而不是害怕。

主要是时元觉得自己应付不来一个真变态,他不太明白阿芙罗找他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是想和他切磋一顿?其实切磋一顿也正好,他趁机偷吃两口就能溜了。

武装齐全的青年缓步行走在无人的公园小路上,他一会嘀嘀咕咕,一会恍然大悟。

他的头发随心情变成了悲伤的灰色,看起来很有颓废艺术家的感觉。

诺伽不清楚他的身体情况,临走时还在嘱咐他多睡觉少活动,但是时元认为,身体的所有不适都是因为长久没有吞噬精神力的原因。只要吃饱,就会变强。

他步伐散漫,这次没有站在草坪上伤春悲秋,而是坐在了阿芙罗曾经坐过的秋千架

上,看着远处的蝴蝶在黄昏下绕来绕去的飞舞。

不知道诺伽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已经抵达战场了.......

时元刚跟着抬头看向天空,视线范围内就出现了柔软的红色发丝。

红发男人双手抓在秋千架上,轻轻的帮时元推了推,然后低头笑道。

"好久不见,我的医生。"

时元愣住,啊了一声。

阿芙罗看起来非常高兴,就连语气都是带着轻快气息的:“怎么了呢?见到我很惊讶?”

时元:“....,我只是在想,你该不会除了吃饭睡觉处理公务,其他时间都在这里守株待兔吧。阿芙罗精致的眉眼弯了弯:“你猜?”

我猜你是个大变态。

没等时元说话,阿芙罗就接着道:“我庇护你这么长时间,难道你就没有感谢我的话吗?”

原来就是你一直给我放水啊!

时元很真诚:“谢谢,你真是个好人,请问您有病吗?我可以现在免费帮你治一治。”

打败腹黑的只有天然呆,阿芙罗动作顿了顿:“你和我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样。”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回声[无限]

回声[无限]

冻感超人
任务时间:七天任务要求:探寻真相任务奖励:任务本身就是奖励副本不设直播,各位即是观众欢迎参与探案推理,请勿剧透在此诚挚感谢您的帮助与合作【辛心,活下去】
都市 连载 10万字
穿成捕头之子的科举路

穿成捕头之子的科举路

三六九龄
【本文将于5月24号入V,当天三更,感谢支持~】沈持胎穿到大弘朝的没玉村,爹是县衙小吏,俸禄低但凑合咸鱼。然而在乡野间皮到六岁时,他娘告诉他,在京城有个跟他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妻。 他娘还说,未婚妻家里是当朝四世三公的侯门,要不是当年他们家老爷子撞大运救过人家一命,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攀不上这门亲事的。 …… 次日,沈持默默地捏着几个铜板,提着一条腊肉,去了县城的书院。他一路念书科举,高中状元,位列公侯。
都市 连载 26万字
当直男魅魔也不容易

当直男魅魔也不容易

商红药
[预收文:侦探的特殊探案法]寇栖作为直男活了十八年,直到成年那日,才知道自己有魅魔血统,而且已经激活了。和黄油中常见设定一致,他需要男人精气才能活下去,同时体质上还对男人有致命诱惑,一不小心就会发展到少儿不宜的局面。寇栖:“……”看起来冷静,其实已经死了有一会儿了。根据他魅魔妈妈所说,如果不想doi,那就需要锁定精气强盛到都溢出来的男人,这样就算只是待在同一空间,简单贴贴都能解决他的魅魔需求。于是
都市 连载 25万字
就要神官男妈妈

就要神官男妈妈

温三白
【本文将于明天入v,届时将掉落万字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复健练笔文,如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多包涵,mua~】大神官在与恶魔领主的圣战中身受重伤,正是诱惑其堕落的好机会。云自有接下了指定给她的该任务。她来到大神官疗伤栖息的小镇,伪装成对方失散多年的学生,开始其诱惑大神官堕落之路。可大神官是个圣人,大好人。他对云自有悉心照料,教导她高阶法术,帮她出头教训学院恶霸,为她缝补破损的衣裙,烹饪美味的食物,甚至提
都市 连载 9万字
菟丝美人[快穿]

菟丝美人[快穿]

恨瑕
(固定晚九点更新)新手任务者辛姒是菟丝花成精,凭借自己的天生优势,在任务世界里本色扮演漂亮花瓶,一路上顺风顺水,就连带她的系统都不由得感慨:天赋流就是好!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她所在的任务世界走向总会变得有些不正常。今天是原本关系密切的好兄弟莫名结仇,明天就是大家集体突然改拿黑化剧本,就连本该如胶似漆的男女主都为了争夺她而大打出手,彻底反目。系统百思不得其解,直到那天它随手翻开了魔物百科,上面赫然写道
都市 连载 23万字
侯门夫妻重生后

侯门夫妻重生后

起跃
白明霁及笄那年,晏家派媒人上门替世子晏长凌提亲,同是武将之后,也算门当户对,父母一口答应,她也满意。十七岁白明霁嫁入晏家,新婚当夜刚被掀开盖头,边关便来了急报,晏长凌作为少将,奉命出征。一年后,传回了死讯。对于自己前世那位只曾见过一面,便惨死在边关的夫君,白明霁对他的评价是:空有一身拳脚,白长了一颗脑袋。重生归来,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份上,白明霁打算帮他一把,把陷害他的那位友人先解决了。至于害死自
都市 连载 24万字